alleyways_

Johnlock Hannigram otp/本命MartinFreeman
more savage than appeared to be/烘焙/欧美

并不想凹造型了,平常的芝士蛋糕做给爸妈和自己。

#黑巧克力樱桃卷
打发蛋白时因为巧克力消泡的缘故,打发得要又对又快
本人比较慢慢悠悠的,所以烤蛋卷时出现了一些小坑,并非完美,以后要多加练习.
刚出炉真是好吃到上天 用好材料的效果真是甩外面几条街了
70%的黑巧对我来说真是地狱一般的诱惑啊꒰•̫͡•ོ꒱

戚风w
因为是first time, 这个嘚瑟呀……
冷藏之后的味道快比得过味多美了

【Hannigram】论官方发糖究竟有多甜

腐勒爸爸的车开得我差点栽下来🌚

行人:

   不制糖,只是糖的搬运工

   官方大手不完全总结

      


★麦子对Hannigram之间的看法

“But I hope I don’t get nominated before Hugh [Dancy] does, because he’s doing tremendous work on the show. Maybe we could be nominated as a couple — the bromance! [Laughs] I can say really, really honestly that Hannibal really does love Will Graham. That doesn’t mean he won’t eat him, of course. But he loves him. He’d prefer to have him as a friend for the rest of his life. If that doesn’t work out, he’ll find something else.”

—Mads Mikkelsen - Vulture.

”但是我不希望被提名,因为他做得很出色。也许我们可以被提名为兄弟情。我可以说真的,真的hannibal真的爱will graham。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吃掉他。可是他爱他。他宁愿把他当成一个朋友度过余生,如果这样不行他会找到别的方式。“

来源 


★休对Hannigram之间的看法





来源 


★麦子:所谓一见钟情....

”There is no doubt that the second that Hannibal lays his eyes

on Will’s for the first time, he fell in love.“

— Mads Mikkelsen

”毫无疑问,Hannibal第一次看到Will的时候,他恋爱了。“

来源     


★口口口口....





给官方跪下
来源     


★关于沙滩


休:”我认为如果Hannibal活下来了,他会救Will.我不知道,我们或许能看到他们在某个沙滩上。“

记者:”在沙滩度假?“

休:”是啊,在沙滩度假,捧着椰子。或者头骨。“

求你们s4就这么演!!!!

来源     


★关于剧本



瑟瑟发抖....

来源     


★休究竟看没看过fanfic

”Right so I asked Mads to verify what he’d said about Hugh and fanfic. He then asked me to explain what fanfic was (jfc you’d think he’d know this one by now) and I was a fucking wreck so said I wasn’t going into gory details and said that they were stories and he caught on pretty quick and said ‘oh right right right, those stories! Well as I said yesterday I’m a novice in that respect apart from the ones that Hugh has shown me.’ So I told him that Hugh had denied he read fanfic and Mads laughed and said ‘Oh he’s a liar, of course he does! He always shows them to me.’ So it’s clear that Mads doesn’t really pay attention to the fanfic, he just reads the smut BUT HUGH READS THEM IN THEIR ENTIRETY. GUYS HUGH IS FUCKING HANNIGRAM TRASH TO THE POINT WHERE HE BINGE READS FANFIC. MADS IS AN INNOCENT CINNAMON ROLL IN THAT RESPECT AND HUGH…nope no words. I’m done. This is the end. I JUST TALKED HUGH AND FANFIC TO MADS FUCKING MIKKELSEN WHO CALLED HUGH A LIAR IN THIS REALLY FOND KIND OF WAY AND I AM NOT OK. AND GUYS HE WENT OUT FOR A CIGARETTE MIDWAY THROUGH SIGNING AND CAME BACK ALL APOLOGETIC AND HE HAS A COLD AND KEPT SNEEZING AND SAID HE WAS SORRY IF HE DRIPPED ON US AND OMG I CANNOT.“—汤上妹子的repo

结论:休是个骗子

p.s : 可参考b站MM翻译组

来源    


★关于可爱的耳朵







诡异的甜...
来源   


★花絮







最多三岁
来源

  

 希望官方s4再接再厉

P.S: 如果有想转到别处的朋友,记得告诉我一声哦 ;)


Katie(wordstrings)作品全集

katie大大真的特别棒!

吃猫的鱼:

木树森林:







原著向

生命三大支柱系列(信、望、爱)
插图版电子书 https://pan.baidu.com/s/1c2klKbQ


【爱诗篇】

1、Four Minor Interludes for the Solo Violin提琴独奏的四个小插曲
http://www.mtslash.org/thread-41683-1-1.html
医生视角,初识到相恋

2、Hallowed Be Thy Name 尊汝名为圣
http://www.mtslash.org/thread-44863-1-1.html
续译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8948-1-1.html
侦探视角,爱恋与救赎

3、The Violet Elephant 紫象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7430-1-1.html
探长视角的医生与侦探

4、Birds to a Lighthouse 群鸟飞向灯塔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4978-1-1.html
侦探视角,莱辛巴赫成因

5、The Lucky One 幸运儿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60224-1-1.html
医生视角的探长与侦探

6、The Presbury Letters 珀斯博利信件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9665-1-1.html
续译http://www.mtslash.org/thread-181367-1-1.html
一战日志及通信,侦探、迈哥与医生,亲情与爱情

7、A Hymn to The Endlessly Falling 永世沉沦之礼赞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51291-1-1.html
一场婚礼与一场葬礼,福华晚年





【信仰篇】

1、The Morning After 天明之后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94841-1-1.html
衍生自《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信任——友谊终结爱情开启之际

2、Full of Grace 恩及众生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7581-1-1.html
以王尔德审判为背景
信仰——法律的束缚与上帝的包容

3、A Man of Questionable Morals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1121-1-1.html
《魔鬼之足》后续
信心——战胜梦魇,挫败讹诈


【希望篇】

1、The Sign of Change 我心匪石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75946-1-1.html
《四签名》后两人关系的改变

2、Cauldron: A Love Story 凤凰涅槃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82664-1-1.html
背景为《最后一案》与《空屋》,爱的离去与归来


【独立单篇】

Thoughts without Words 无言之思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4980-1-1.html
侦探借琴音向医生表达思慕,艾琳用言语为老福指点迷津

Some Further Notes on the RoylottMatter  “斑点带子案”补遗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04342-1-1.html
是什么阻止侦探向医生表白

An April's Journey 四月之旅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5270-1-1.html
衍生自《赖盖特之谜》,侦探病倒在法国,医生前往探望

The Measure of Happiness 幸福之路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9244-1-1.html
衍生自《黑彼得》案,医生发现侦探的性向

War Crimes 战争罪行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84423-1-1.html
衍生自《最后致意》,侦探从事间谍活动归来却发现医生即将入伍

**************

Softly and Suddenly 轻柔而倏忽
http://www.mtslash.org/thread-96381-1-1.html
医生结婚,侦探发飙
(医生,你听了老福这番话怎么还能活着?……蛇发女妖口中吐出的毒液也不过尔尔)

The Three Favours
http://www.mtslash.org/thread-48430-1-1.html
空屋过后侦探对拒绝搬回221B的医生展开电报骚扰

Splendid Night
http://www.mtslash.org/thread-9854-1-1.html
衍生自《米尔沃顿》,烧毁勒索清单时医生发现侦探的姓氏和另一个人的名字连在了一起……

Undiscovered Country 未曾发现的国度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506-1-1.html
衍生自《临终的侦探》,史密斯的毒盒伤及了错误的对象,医生垂危……

That Which Gives Extras
http://www.mtslash.org/thread-9997-1-1.html
衍生自《海军协定》,委托人是医生的前~(咳咳)男友……

The Greek Lesson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0272-1-1.html
背景为《希腊译员》,谎言、保护与爱

The Conductor of Light 光明的传递者
http://www.mtslash.org/thread-44841-1-1.html
衍生自《显贵的主顾》,侦探开始考虑退休的问题……

Twelfth Night 第十二夜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 ...mp;page=1#pid445381
医生回家时醉醺醺的,因为俱乐部里有人说侦探是G……


神夏文

【悖论组曲】

1、An Act of Charity 善举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3891-1-1.html
天才之卷福贪念常人之花生,恶行还是善举?

2、The Paradox Suite 悖论组曲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3964-1-1.html
被悖论化的花生

3、The Death and Resurrection of the English Language英语的死亡和复兴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4412-1-1.html
天才与常人,不同语言体系之间如何进行交流?

4、Entirely Covered in Your Invisible Name葬于汝无形之名
http://www.mtslash.org/thread-16392-1-1.html
花生的伟大就在于他能理解天才的痛苦,安抚他的痛苦

番外 Wider Than A Mile 英里之外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5714-1-1.html
月亮河,一英里多宽……
卷福拉起小提琴,花生站在身侧倾听

5、New Days to Throw Your Chains Away 破茧之日
http://www.mtslash.org/thread-44004-1-1.html
新生,让我们血脉相融!

6、A Thousand Thread of What-might-have-been千丝愿景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5936-1-1.html
卷福的愿望无论有多奇特,花生都愿为他实现,但愿望的“得当”与“不得当”又如何区分?“完美一天”的定义又是什么?爱也有其底线

7、The Dying of the Bees 蜜蜂之死
http://www.mtslash.org/thread-79957-1-1.html
倾听他脑内蜜蜂的声音,了解他的过去,携手他的未来


长篇

All the Best and BrightestCreatures 至善尽美
http://www.mtslash.org/thread-79444-1-1.html
续译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9922-1-1.html
另一版本的福华相遇,另一版本的福莫交锋


原文地址




原著向需要翻墙, 提供一个百度网盘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nthwMet




神夏文(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wordstring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出心裁,可以这很Hannibal

直到豆花煮熟:

Ripper式求婚!老汉吭哧吭哧搬尸体好搞笑。那个i love u 的字母i还是小写的带个点。。。。汤上有评论:How can you say no? Look at that perfect “U”.




作者oriental-lady@tumblr

他俩没在一起太可惜了【。

Lilith:

罗根:跟我来,Honey,我带你见识一下这里好玩的东西

威廉姆:(微笑),这件衣服有点紧

罗根:看出来了(笑)

【原创】两个盖勒特

好喜欢!小GG的占有欲哈哈哈哈可爱

西西酱:

  这不是什么3P之类的奇怪的东西,主要是想写老魔王教育(削)小魔王的故事。


  老魔王:我让你搞事情,让你中二,让你不懂珍惜,现在老婆没了吧,事业也没了吧——


 


 


  “杀了我吧!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绝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阿瓦达索命——”


  老魔王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他感觉到他躺在一片草地上,阳光照得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树荫阴凉,空气中还传来婉转的鸟鸣声——


  我死了么?


  但是,为什么这里的一切触感都是这么真实?虽然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但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才对。


  他费力地站了起来,一百来岁的年纪使他骨质疏松。他看了看自己周身,发现自己还是穿着监狱里那件破破烂烂的几百年没洗的长袍。阿不思对我说过人死了之后会有一件新长袍的,他骗我。


  想到阿不思,他心里又是一阵惆怅。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是否还能相遇?阿不思是否还会记得自己?


  他来到小溪边,试图洗一洗自己脏兮兮的脸,却在小溪的倒影里看见了一张金发的英俊的脸。


  鬼呀——


  老魔王差点就这么喊出来了。


  是的,他看见了十六岁的自己,正隔着河岸,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


 


 


  “你找哪位啊大爷?”


  十六岁的盖勒特对他说。


  老魔王毕竟见多识广,很快淡定了下来。说不定这个世界的设定就是有两个盖勒特的呢?当务之急是他要搞清楚他现在在哪里,于是他一点也不和蔼可亲地道:“这是哪里?”


  “戈德里克山谷。”


  “现在是哪一年?”


  “1899年。”


  盖勒特一字一句地回答着,但他不耐烦的神色消失了,天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感兴趣的光:“你是个时间旅行者?”


  “不是,”老魔王面不改色地道,“我可能是失忆了。”


  “切——”


  如果老魔王看过麻瓜小说的话,他就会知道世界上有件事情叫穿越,而且他还遇到了最高级的身穿,而不是魂穿。


 


 


  盖勒特很快就不想再理这个失忆的老头,甚至连应付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老魔王也非常习惯,毕竟他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个德性,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点在他的意料之外——


  十八岁的阿不思从小木屋里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光彩照人,柔顺的红发像是晚霞,湛蓝的眼睛聪慧又敏锐。他看见了盖勒特,露出了一丝笑容。


  老魔王满是皱纹的手在微微地颤抖。他没有想过再一次见到恋人,虽然是1899年版的。让他的回忆瞬间回到了他们那个金色的盛夏。


  没有硝烟,没有死亡,没有勾心斗角,有的只是两个天才少年一场青涩懵懂却又刻骨铭心的爱情,纵然最后以悲剧收尾。


  十六岁的盖勒特不满地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打碎了他一瞬间的恍惚。


  “干什么?”他没好气地道。


  盖勒特试图对他用摄神取念,但是失败了。


  废话,我要是比你多活了这么多年还能被你这么轻易看到脑子,我这张老脸往哪搁?


  盖勒特似乎还很纠结看不到他脑子的这件事,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冷冷道:“不许打他的主意!你也不照个镜子看看你自己,你都那么老了!”


  傻孩子,你也会老的。老魔王完全不介意,看似不经心地道:“那么紧张,莫非是你男朋友?”


  盖勒特犹豫了,他看一眼远方的阿不思又看看老魔王,道:“……不,他不是我男朋友。”


  口是心非的兔崽子,不削你看来是不能好了。老魔王面无表情地想,完全没有想到骂的是自己。




 


  远方的阿不思终于过来了,“你在干什么?”他走到盖勒特的身后,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对方的腰,看起来两人正处在如胶似漆的蜜月期。


  盖勒特看起来有点尴尬:“阿尔,这儿还有人呢。”


  阿不思像是终于注意到了老魔王的存在一般不好意思地收回手。他对老魔王点了点头,彬彬有礼地道:“您是从哪儿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您?”


  老魔王感动的热泪盈眶。但是他随后就发现阿不思的思想在轻轻碰触他的,显然也想看他的大脑。妈的,这两个人就没一个好鸟。


  阿不思似乎发现他被挡在了屏障外面,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老魔王本来打算早点离开这里,但是看见阿不思以后打消了这个主意。


  一是他想再多看他几眼,二是目前他身无分文,就算在这个世界里也很难生存下去。盖勒特他是指望不上了,最有可能帮助他的就是阿不思了。


  “年轻人,”他尽可能真诚地注视着对方,“如你所见,我遇到了点困难,不知道你可否施以援手?我日后必会报答。”


  阿不思和盖勒特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他道:“您但说无妨。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会尽力相帮。”


  老魔王傲慢地扫了旁边的盖勒特一眼,道:“我想和你单独聊聊,这个小兔崽子不要跟过来。”


 


  


  “我不同意!”盖勒特马上道。


  “盖勒特……”阿不思说,他安抚地拍了拍盖勒特的肩膀。“你听见了,这个老人家有困难。”


  “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盖勒特将他拉到一边,握住他的肩膀,湛蓝的眼睛里跳动着火花,“他……”他缓了缓,又开口道:“他……”


  “他怎么了?”阿不思疑惑地道。


  盖勒特瞬间蔫了下来。他再没有节操也说不出“这个老爷爷对你有意思”这种话,听起来显得他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听着,”他压低声音道,“我就在门外,如果他敢对你不利,你就大声喊。”


  阿不思无奈地道:“盖勒特,你想多了。”


  “记住,要大声喊啊!”


  盖勒特用他男人的直觉发誓,他这一次绝对没想多!


 




  阿不思把老人请到屋子里来。他用了几个清理一新,才把老人那脏兮兮的长袍清理干净,还给他泡了一杯茶。


  阿不思坐回到座位上,他的十指又一次习惯性地搭成了一个尖尖的塔。老魔王默默地注视着他的小动作。


  阿不思心头一震,他不得不承认,盖勒特这一次,可能真的没想多……


  即使他读不到这个老人的思想,但是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这个老人看他的眼神尽管压抑,但那股爱意却还是透过他的伪装传递了过来。那不是属于小年轻的悸动,是沉淀了百年的风霜。尽管他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尽管他看他的眼神,更像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阿不思喝了口茶,他有点慌。


  “抱歉,”老魔王叹了口气,“吓到你了?”


  “没有。”


  “我只是……没法控制,”他摆了摆手,“你太像他了。”


  阿不思立刻反应了过来,他点点头:“我能理解。”


  老魔王将自己的双手交叠在一起。


  “听着,年轻人,”他道,“虽然这事听起来很荒诞,不过好歹你也是个巫师,也算是见多识广——”


  阿不思点点头。


  “我是未来的盖勒特.格林德沃。”老魔王缓缓地道,“也就是老年时候的他。”


 




  阿不思站了起来,握紧了袖子里的魔杖。老魔王与他悲哀地对视。


  “拿出你的证明。”阿不思哑声道。


  “你想要什么样的证明?”老魔王缓缓道,“你最爱吃的东西是柠檬雪宝和手指饼,比起狗更喜欢猫。你只想生一个孩子,并且喜欢女儿。你的右瞳孔颜色较浅,有的时候是蓝绿色,左耳有个耳钉,还是那年我哄你去打的。不知道现在打了没有?”他看见阿不思捂住自己的左耳,“——哦,那就是打了。”他还知道很多隐私的事,不过为了不让这个年轻的阿不思害羞,他还是不说为好。


  阿不思猛地站了起来,他朝他走了过来,“天哪,”他端详着他的脸,断断续续地道,蓝眼睛里浮动着泪光,“天哪……盖勒特,你怎么会变得这样落魄?”


  他明白他的意思。


  他曾是天之骄子,意气风发,就像是一只鹰击长空的金色大鸟。他的自由洒脱曾让阿不思着迷。曾经他振臂一呼,整个欧洲的圣徒就会群起而相应。


  他老了,背驼了,须发全白,长期的牢狱生活夺去的可不仅仅是他的青春,还有他的精神和健康。


  想让年轻时的阿不思相信他就是盖勒特,的确不容易。


  老魔王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我蹲了五十年监狱,这个样子很正常,”他平静地道,转而看向他。


  “谁把你送进去的?”阿不思抬起头,眼神中带着伤心和愤怒。


  老魔王在日色中看了他一眼,眸色晦暗不明。


  “你。”他轻声说道。


  窗外几只乌鸦被惊飞了。


 




  随后他给他讲了许多事,包括他们的决裂,他的崛起,他们那场轰动世界的决战,他的入狱,他的忏悔,他的死……


  “我打败了你?”阿不思道。


  老魔王点了点头。


  “当时的我是发动战争,造成无数人流血的那个人。我能理解幸运女神为何不站在我这一边。”


  阿不思沉默着,老魔王知道他有太多事需要消化。


  他抬起头,目光坚定:“假如能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让阿莉安娜死去。”


  老魔王静静地看着他,道:“我也不会。”


 




  日光静寂。


  “那么,”阿不思迟疑地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你说吧。”


  “你当年……”阿不思道,“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老魔王沉默了。


  这个问题,要是让他现在回答,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爱。但是年轻时的自己高傲又自负,脑海里又都是宏图大略,他的字典里究竟有没有爱,真的是个问题。


  阿不思已经从他的迟疑中得知了答案,他苦笑:“真的一点也没有吗?”


  老魔王想要挽回点什么:“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怎么考虑过感情的事——”


  他还想说一大堆事业未成何以成家之类的话,阿不思点点头,道:“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老魔王再次愣住了。


  “……你知道?”


  “我能感觉到,”阿不思道,“我一直在欺骗自己,我也快要骗过自己了……”他转向老魔王,勉强一笑,“谢谢你,给了我答案。”


  老魔王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阿不思道:“是我要的太多了。”


 




  老魔王道:“不要放弃他。他一直爱着你,只是不自知而已。只要你不放弃,他会明白的。他最后也后悔了,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你看,我到死都还爱着你——”


  “很感人的告白,只是不知道你对我男朋友说这些,是想干嘛呢?”盖勒特一脚踹开大门走了进来,眉宇间盛气凌人。


  “哦,盖勒特,”老魔王和蔼可亲地道,“我还以为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呢。”


 


 


  阿不思给了老魔王一件干净的长袍,并且力排盖勒特的反对让他住了下来。


  自从老魔王做出了惊世表白之后,盖勒特就一直阴魂不散地在他俩之间游荡,而老魔王居然觉得这很有趣。


  “无论是多大年纪的我,都是一样爱吃醋。”他乐呵呵地对阿不思说。


  阿不思不置可否。这几天他被大小盖勒特的互怼搞得脑袋快爆炸了,只希望老魔王能快点离开。


  老魔王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我会走的,不过要等安娜的事情圆满结束之后。”


  阿不思吓了一跳。


  老魔王呵呵一笑,默默地喝了口茶:“小子,我毕竟比你们多活一百岁啊。”


 




  那一天终于来临了,阿不福思从学校回来,责怪阿不思没有照顾好安娜,正好遇上盖勒特要带阿不思离开,两个人在客厅里大打出手,阿莉安娜跑出来了……


  老魔王放下手里那杯茶,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瞬移到了盖勒特的后面,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然后——


  带着他幻影移形了。


  阿不福思愣愣地看着一地残渣,和阿不思面面相觑。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放开我!放开我!老头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伦敦大街上,被他抓着的金发少年吼道。


  老魔王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显然嫌他很吵。


  “阻止你干傻事啊年轻人!早知道我就把你幻影移形到德国去了,让你在家里蹲三个月好长长教训?”


  盖勒特从他手里挣脱出来,整了整衣服:“我今天必须要把阿不思带走!”


  “他不会跟你走的。”老魔王突然道。


  “你怎么知道?”


  “他和你……会走上不同的道路。”


 


 


  盖勒特气喘吁吁地隔着一条街看着他。老人的眼神清锐凌厉而目空一切,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地熟悉感。


  “……你到底是谁?”


  老魔王冷冷一笑。


  “我是来自未来的你,是老去之后的你。”


  盖勒特玩味地笑了笑:“那你倒是说说,我后来征服世界了吗?”


  “世界没征服,欧洲倒是差不多了。但是荣华转瞬即逝,你成了阶下囚。”


  “不可能!”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你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执迷不悟,而且永不回头。可是,你终有一天会回头的……当你失去了一切的时候。”


  “我……和阿不思后来还在一起吗?”


  “没在一起了,你小子再不努力,他就要跟别人跑啦!”


  “他不会的!你又在骗我……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汽车来来去去,扬起滚滚烟尘。他隔着马路注视着那个古怪的老人,说出了那个问题:


  “你一生中最痛苦的回忆是什么?”


  老魔王沉吟了许久。


  “痛苦的回忆么?太多了。也许是我和阿不思决裂的那一天,也就是1899年的今天;也许是我第一次沦为阶下囚的时候,也许是我落败后被人围攻、殴打和羞辱的时候,树倒猢狲散,一代功名万骨枯,你还年轻,这种心境你很难明白。当你有了一个图书馆那么多的回忆的时候,就会知道从中挑出一个最痛苦的很难。不过我最心痛的时候,莫过于他死在了我前面。”


  盖勒特愣愣地看着他。老魔王露出一个脆弱的微笑。


  “虽然我不想让他承受这种痛苦,不过看见他去世的新闻,真的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想的记忆。”


  他转过身,沿着街道慢慢往前走去。


  “你要去哪里?”盖勒特大叫道。


  老魔王还是背对着他,只是伸出一只手挥了挥。


  “我也要去找我的阿不思啦。我老了,你们的事掺和不动了。年轻人嘛,爱瞎折腾是好事,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珍惜眼前人。”


  盖勒特看着那个穿着黑色巫师袍、精神矍铄的身影消失在了街道上。


 




  END